一位尝试使用游戏疗法,但又没有接受过任何培训的咨询师的疑惑

游戏疗法是什么?作为一名没有受过训练的游戏治疗师,我的内心时常充满疑惑,我想知道我在孩子们身上所花费的时间的意义。

游戏疗法是什么?

作为一名没有受过训练的游戏治疗师,我的内心时常充满疑惑,我想知道我在孩子们身上所花费的时间的意义。

尽管我已经阅读了很多相关书籍,但我依然不太明白自己该做什么。

可是我还是一直在坚持,我会轮流使用提供指导的方法和不提供指导的方法来与孩子接触。

然而,好像哪种方法对孩子都不管用。实在是难以置信,只有少部分的孩子在进步,绝大部分孩子都没有任何改变。

不过还好,基本没有孩子会变得更糟。

我的所有任务好像就是把我对他们游戏的理解告诉给他们,这个任务可不简单。

除了用表情和词语去跟孩子交流以外,我更倾向于做出更多的动作,比如跨越他游戏的表面去“阅读”更深层次的含义。

我不耐烦了,也不想再去接纳孩子那过于单纯的表现。

我不能理解孩子所表现由来的行为,也不愿接受这些行为。

到底什么才是游戏疗法?

它不应该是我所想象的那样,孩子们也不应该是我所看到的那样。

儿童和大人都同样需要获得他人的共情、尊重和真诚,在这方面,游戏疗法与通过谈话来进行的疗法都是能满足他们需求的。

想要去帮助孩子就意味着想要接受孩子。

孩子们从来都不会发现治疗师正在费尽心思去理解他们,不管这种理解有多准确,它都会对孩子有所帮助。

对孩子们情感的接纳总是会产生一定的治疗效果。

但是要把自己对孩子的接纳传达给孩子却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情。

如果不能把这种接纳传达出去,那治疗师所掌握的情况和知识就不可能对孩子产生作用了。

游戏治疗就是让孩子用他自己的语言去与治疗师交谈,一个成年人为孩子提供一个让他自由表达自我的机会。

表达的同时,成年人会接纳所有孩子表达出来的愿望和情感。

现在,我从那些曾经看似无聊的儿童活动中找到了兴趣。

我学会了保持耐心,不会再期望孩子立刻把自己完全展现出来,也不再期望我立刻就能得到灵感。

期望的消除增进了我对孩子的接纳,我发现孩子们的变化给我带来了满足感。这种满足是孩子自身带给我的,有时它会完全超乎我的想象。

在设想治疗师所应担负的责任时,我首先会想到孩子自己的责任。

通常人们会认为只要孩子与治疗师保持良好的关系,他就能逐渐获取对自我的接纳。

如果孩子真的只是保持关系,然后什么都不做的去游戏,治疗就真的变成了玩耍,孩子也不能从中获得新的体验。

只有当一个孩子能对自己的成长尽到责任,并且因此不断进行自我探索的时候,我才相信他能获得比以前更多的内在控制感和发展潜力。

所以,这才是游戏疗法,真的!

摘自:《游戏治疗》(美)加利·兰德雷斯著,雷秀雅,葛高飞译。

《游戏治疗初阶课程》详情及报名请扫码:

《儿童与青少年心理评估与诊断工作坊》详情及报名请扫码: